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0551-64272382/15209892000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
聯(lián)系我們
  • 地   址:合肥市高新區合歡路16號

    聯(lián)系人:高經(jīng)理

    手   機:15209892000

    電   話(huà):0551-64272334

    郵   箱:hflfkjdsb@126.com

如今新能源參與市場(chǎng)化交易的現狀與挑戰
2024-6-11
來(lái)源:未知
點(diǎn)擊數: 303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未知
  •  如今新能源參與市場(chǎng)化交易的現狀與挑戰,充分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作用促新能源消納

    踐行新發(fā)展理念和“四個(gè)革命、一個(gè)合作”能源安全新戰略,全力實(shí)現“雙碳”目標,新能源發(fā)揮著(zhù)舉足輕重的作用。截至2023年底,我國風(fēng)電和太陽(yáng)能發(fā)電合計裝機規模達到10.5億千瓦,占總裝機容量的比重達到36.0%。以風(fēng)電、太陽(yáng)能發(fā)電為代表的新能源發(fā)電將是未來(lái)電力系統新增電源裝機主力。

    然而,一邊急需快速發(fā)展的新能源扛起促進(jìn)能源綠色低碳轉型、建設能源強國的重任,一邊卻是隨著(zhù)新能源裝機規模和占比逐步提高出現了電力消納難的“尷尬”局面。面對新形勢,我國電力市場(chǎng)如何更好地適應電源結構的多元化、綠色化轉變?要滿(mǎn)足新能源大規模消納需求,市場(chǎng)在電力系統中的作用又應如何進(jìn)一步發(fā)揮?這些問(wèn)題需要各方協(xié)同配合,有序解決。

    交易量穩步增長(cháng)

    打開(kāi)良好局面

    2023年10月12日,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辦公廳、國家能源局綜合司聯(lián)合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加快電力現貨市場(chǎng)建設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加快放開(kāi)各類(lèi)電源參與電力現貨市場(chǎng)。按照2030年新能源全面參與市場(chǎng)交易的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,現貨試點(diǎn)地區結合實(shí)際制定分步實(shí)施方案。

    那么,目前新能源參與市場(chǎng)交易的情況如何?

    2019—2023年,我國新能源市場(chǎng)化交易量逐年增長(cháng)。根據國家能源局披露的相關(guān)數據,2023年,新能源市場(chǎng)化交易電量6845億千瓦時(shí),占新能源總發(fā)電量的47.3%。

    近年來(lái),我國對新能源主要采用“保量保價(jià)”的保障性收購,部分新能源占比高的省份以“保障性消納+市場(chǎng)化交易”結合方式消納新能源。

    標普全球數據顯示,我國光伏接近四分之三的帶補貼項目仍以保量保價(jià)的方式完成收購;無(wú)補貼項目中,近四成電量進(jìn)入市場(chǎng)交易。從風(fēng)電項目看,全國帶補貼的風(fēng)電項目已經(jīng)有三分之一實(shí)現了市場(chǎng)化交易,另外67%左右通過(guò)保量保價(jià)收購;對于無(wú)補貼風(fēng)電項目,已有接近一半電量進(jìn)入市場(chǎng)。

    交易量的穩步增長(cháng)為我國推廣新能源參與電力市場(chǎng)開(kāi)了個(gè)“好頭”。

    中國能源研究會(huì )能源政策研究室主任、北京師范大學(xué)教授林衛斌在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:“新能源參與電力市場(chǎng)是新能源大規模高比例發(fā)展的必然要求。在新能源發(fā)展的初期,國家主要通過(guò)全額保障收購制度解決新能源電力的消納問(wèn)題。但是,隨著(zhù)新能源規模和占比的逐步提高,全額保障收購制度顯然已經(jīng)無(wú)法滿(mǎn)足新能源電力消納的新要求。特別是在‘雙碳’目標下,我國提出了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,這意味著(zhù)新能源發(fā)電要逐步發(fā)展成為主體電源,這就要求創(chuàng )新新能源發(fā)展機制,充分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?!?

    引入市場(chǎng)機制,為電力用戶(hù)購買(mǎi)綠色電力、實(shí)現產(chǎn)品零碳需求提供了便捷可行的途徑。未來(lái),電力市場(chǎng)將成為新能源消納的主陣地之一。加快推進(jìn)新能源市場(chǎng)化交易,真正實(shí)現高比例新能源高效利用,勢在必行。

    據林衛斌介紹,我國新能源參與電力市場(chǎng)主要有兩個(gè)方面:“一是中長(cháng)期電力市場(chǎng),包括直接交易、發(fā)電權交易和省間外送交易。二是現貨市場(chǎng)?!?

    “風(fēng)電、光伏往往‘靠天吃飯’,具有‘極熱無(wú)風(fēng)’‘晚峰無(wú)光’等波動(dòng)性、間歇性特點(diǎn),需要電力市場(chǎng)具備足夠的靈活性和適應性,不斷優(yōu)化市場(chǎng)競爭機制和價(jià)格傳導機制?!睒I(yè)內專(zhuān)家進(jìn)一步指出,現貨市場(chǎng)具有更“適合”新能源消納的積極作用,“電力現貨交易頻次高、周期短,更符合新能源波動(dòng)性、難以預測等特點(diǎn),可精準反映實(shí)時(shí)供需,進(jìn)一步還原電力商品屬性?!?

    電價(jià)下行

    等問(wèn)題逐步顯現

    在全國實(shí)現電力現貨市場(chǎng)試運行的地區中,南方(以廣東起步)、山西、甘肅、蒙西等地已實(shí)現常態(tài)化運行,其中山西、甘肅等現貨市場(chǎng)連續結算試運行已超2年,浙江、上海、江蘇等地區均至少開(kāi)展一次試運行,并且越來(lái)越多的新能源主體開(kāi)始參與電力市場(chǎng)交易。

    “隨著(zhù)新能源全面進(jìn)入電力現貨市場(chǎng),相比過(guò)去的固定電價(jià),以光伏為典型,其電能量收入很可能顯著(zhù)下降?!眹译娏ν顿Y集團營(yíng)銷(xiāo)部副主任唐俊擔憂(yōu)道。

    自2021年開(kāi)始,政府對于新建的風(fēng)電、光伏發(fā)電項目將不再給予補貼,實(shí)行“平價(jià)上網(wǎng)”,相關(guān)發(fā)電項目?jì)H獲得“煤電基準價(jià)”。風(fēng)光電無(wú)法像火電一樣獲取容量、輔助服務(wù)收入,在電力市場(chǎng)中只能獲得電能量部分的收入。新能源參與電力市場(chǎng)后面臨電價(jià)下行的挑戰接踵而來(lái)。

    據記者了解,今年以來(lái),山東、河南多地電網(wǎng)午間時(shí)段負荷出現“鴨子曲線(xiàn)”,而在2023年5月1日20時(shí)至2日17時(shí),山東實(shí)時(shí)電價(jià)更是出現了長(cháng)達21小時(shí)的負電價(jià)。2天的電價(jià)曲線(xiàn)里都出現了明顯的谷段時(shí)間,并且和光伏發(fā)電的時(shí)段高度重合。這意味著(zhù)新能源電力交易價(jià)格跌至“地板價(jià)”。

    除此之外,新能源參與電力市場(chǎng)交易還面臨很多問(wèn)題。林衛斌總結為三方面:一是新能源綠色價(jià)值的實(shí)現問(wèn)題,二是系統靈活性資源的價(jià)值實(shí)現問(wèn)題,三是電力電量平衡和電力安全保供問(wèn)題。

    目前,購買(mǎi)、消費綠電的節能減排效益還沒(méi)有獲得完全認可,綠電綠證與碳市場(chǎng)等銜接機制尚未健全,使得新能源的綠色價(jià)值無(wú)法得到充分實(shí)現。同時(shí),在新能源高占比的地區,新能源參與電力市場(chǎng)后的價(jià)格普遍走低,加之輔助服務(wù)費用分攤、系統偏差考核等因素,新能源在市場(chǎng)中面臨價(jià)格震蕩、曲線(xiàn)波動(dòng)、偏差考核、政策影響等多重風(fēng)險。

    “新能源典型出力和現貨價(jià)格特征反向相關(guān),新能源出力高時(shí)現貨價(jià)格走低,新能源發(fā)電匱乏時(shí)現貨價(jià)格走高,導致多發(fā)電量低價(jià)賣(mài)、欠發(fā)電量高價(jià)買(mǎi)的窘迫局面。而且當前電力市場(chǎng)中對承擔靈活性調節作用的常規電源價(jià)值體現不足,輔助服務(wù)補償力度較小、補償機制有待完善,以省為邊界的新能源消納機制還不能滿(mǎn)足未來(lái)新能源大規模發(fā)展消納的需要,導致新能源電力市場(chǎng)化消納動(dòng)力不足?!睒I(yè)內專(zhuān)家分析認為。

    多方施策

    充分挖掘市場(chǎng)潛力

    破解新能源參與電力市場(chǎng)的挑戰還需各方協(xié)調配合,共同施策。

    一方面,“新能源企業(yè)應首先對電力市場(chǎng)框架和規則有準確認知,在參與市場(chǎng)化交易的過(guò)程中,合理申報交易量、交易價(jià)格和交易曲線(xiàn),優(yōu)化中長(cháng)期合同簽訂,積極參與綠電交易市場(chǎng),實(shí)現環(huán)境價(jià)值變現,主動(dòng)對接有穩定可再生能源消納需求的大用戶(hù),積極爭取高耗能企業(yè)等優(yōu)質(zhì)用戶(hù),簽訂可再生能源PPA穩定價(jià)格,以及科學(xué)運用電源側儲能優(yōu)化運行曲線(xiàn)等?!眹W(wǎng)能源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唐程輝建議首先從新能源企業(yè)角度出發(fā)解決問(wèn)題。

    另一方面,從政府的角度看,近年來(lái),國家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在推動(dòng)新能源參與電力市場(chǎng)的同時(shí),也在積極創(chuàng )造條件以實(shí)現新能源的綠色價(jià)值,包括健全全額保障性收購機制、推進(jìn)綠色電力交易、完善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(shū)制度和重啟CCER市場(chǎng)等。

    國家能源局年初印發(fā)的《2024年能源監管工作要點(diǎn)》提出,有序推進(jìn)新能源參與市場(chǎng)交易。加強市場(chǎng)機制創(chuàng )新,逐步擴大新能源市場(chǎng)化交易比例,實(shí)現新能源發(fā)展與市場(chǎng)建設協(xié)調推進(jìn),更好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促進(jìn)消納作用;今年3月,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發(fā)布《全額保障性收購可再生能源電量監管辦法》,從政策上明確了由多元化電力市場(chǎng)成員全額保障性收購可再生能源電量相關(guān)機制;即將于2024年7月1日起施行的《電力市場(chǎng)運行基本規則》,則對加快建設全國統一電力市場(chǎng)體系作出了頂層設計,為著(zhù)力構建適應高比例新能源接入、傳統電源提供可靠電力支撐、新型經(jīng)營(yíng)主體發(fā)展的電力市場(chǎng)體系架構提供了遵循。

    對于未來(lái)如何更好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機制作用,林衛斌給出進(jìn)一步對策:一是加快推進(jìn)電力市場(chǎng)建設,包括中長(cháng)期交易市場(chǎng)、現貨市場(chǎng)和輔助服務(wù)市場(chǎng),尤其是要加快推進(jìn)現貨市場(chǎng)建設。二是逐步完善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責任制,明確各地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的配額,并明確到消納責任主體。三是構建全國統一的綠證交易市場(chǎng)。通過(guò)構建全國統一的綠證交易市場(chǎng),使承擔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配額的企業(yè)可以用最合理的方式、最低的成本履行可再生能源消納責任。同時(shí),加強認證機構與綠證交易機構間的信息數據交互,確保綠證僅可以使用一次,避免可再生能源電力的綠色價(jià)值被重復計算。四是統籌協(xié)調綠證市場(chǎng)和碳市場(chǎng),避免可再生能源電力的綠色價(jià)值被重復開(kāi)發(fā)。五是適時(shí)引入差價(jià)合約(CFD),對于天然存在出力不穩定性的新能源發(fā)電主體而言,差價(jià)合約即是符合其出力特性的中長(cháng)期合約形式。

熱門(mén)評論
  • 暫無(wú)信息

驗證碼: 驗證碼,看不清楚?請點(diǎn)擊刷新驗證碼

Copyright © 2009-2014,www.yzp100.com,All rights reserved